本报在昨日听闻“褚时健先生去世”消息后,第一时间把电话打到褚时健先生身边的人,随后把辟谣的文字和视频发到微博上。而这张图明显在误导读者认为本报是造谣的参与者。对于一个点击量只有三位数的小号的信息我们在这里不予置评,相关维权措施已经在启动;我们在这里只想问一句转载这张图片的媒体同行:你们昨天不经核实发布褚先生去世的消息,今天又同样不经核实发布造谣褚先生去世的消息,你们不就是谣言的传播者?你们最起码的职业操守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