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珮瑜 法海渡劫丨特写】年轻时唱一些失传的戏,别人听不懂,她只有知音难觅的愤怒,而今年岁渐长,她更希望找到一条中间道路与这种愤怒和解。可梨园水深,很多老人并不认可她所做之事。在一些私人聚会上,有人说:“你再这么搞下去,京剧还是京剧吗?”“因为怕孤独,所以我表现出一种很和蔼可亲的、很愿意和大家分享的状态,让更多的人来关注京剧。”王珮瑜说。http://t.cn/R6wSD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