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是黑道家庭的独子,经常接触黑暗让他的心也越来越冷。在接触了汕筱媃之后渐渐褪却了冰冷的外衣,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对她说过“我爱你!”就在汕筱媃要告诉他告诉怀孕的那一天,他却决定只身一人到国外接受父亲传位的历练。“等我两年……”除了这一句他什么也不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