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吻密密麻麻像暴风雨般落下来,没有以前的柔情体贴,只为了快感,她就是个谢欲工具。
“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会后悔的,顾盛皓,你不能这样对我!”话语中带着哭腔,她是真的害怕。
“后悔?”顾盛皓直接笑出了声,舔舐着她苍白如纸的脸蛋,他狠狠的撞击进去林优的身体,“我顾盛皓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后悔两个字。”
可是,她有,从见到他开始一直强忍住的泪终于流了下来。
顾盛皓,我不想爱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