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多分给她的每一秒时间,都好像是对她的恩赐。原以为失心的一定是先付情的人,自己亲生母亲推了婆婆身亡,她代替亲生母亲认罪,他痛苦,“尔安,难道我看错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