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去世八十周年# 1942年5月27日,陈独秀在贫困生活中,病逝于四川江津。陈独秀好友程演生评价陈独秀:他是一个爽直坦白有热情的人,他丝毫没有功名利禄的思想,是一个爱国者,是一个为中国找出路的人。他痛心中国政治的不良,社会的污浊,学术的不长进,士风的鄙陋,想要一一洗涤之。他现在死了,他一生努力的成绩,是存在的。

“世界文明发源地有二:一是科学研究室,一是监狱。我们青年立志出了研究室就入监狱,出了监狱就入研究室,这才是人生最高尚优美的生活。”陈独秀曾在《研究室与监狱》一文中所倡导的,正是他早期即已在现实中激烈实施,且践行一生的。

鲁迅在《我怎么做起小说来》中也提到,《新青年》的编辑一回一回地来信催稿,“我必得记念陈独秀先生,他是催促我做小说最着力的一个”。鲁迅研究学者孙郁认为:“鲁夫子对陈氏,有着感激的情感。是他把一个绝望的人,引上了人间大舞台,而且与一个时代,深切地融到了一起。道不尽同,心却有着牵连。在他眼里,陈独秀比许多文人更为可爱,至少,身上没有教授气与导师气。其身上的匪气,恰是士大夫之流颇为缺少的。”

“他不是一个一般的革命者,而是一个思想家、革命家和学者相结合的复合型人物,具有领袖与书生的双重性格。” ——————三联生活周刊2017年第20期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