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𝕀𝕟 𝕄𝕪 ℙ𝕝𝕒𝕔𝕖》:气球 - Acoustic

这首歌在现场演出时,就改编过无数个版本。但收录在这张专辑,又乘载了20年的岁月,我们都希望能回归纯粹。

听似简单,却很不容易重製、改编,因为原版的印记在某种程度其实已经无法被超越。我们并没有想要刻意创新,是希望现在的我,重新体会、诠释那颗带我起飞的气球,会是什么样的呢?

约好录音那天,我和Eric都还没有明确想法这首应该怎么做,当时有点被所谓的「经典」而卡住了,该怎么改编才对?

我顺手播放了「气球」当年在冰岛拍摄的MV(但没有开声音),因为我猜Eric可能没有完整看过!哈!我说:「这MV的画面和色调,依然是现在的我在这首歌中想保留的。」

然后Eric开始弹,保留了钢琴版重复固定的旋律节奏感,像为我铺好的道路一般,等着我踏上。那吉他好好听,无论是指尖的重量,句子间的呼吸,还是他选择的旋律线,都让我可以一直一直,无止尽沈浸。终于我开始唱,我们都没有意识到,原来相较原版,速度更慢了。这版本的「气球」,就这样自己长出来了。

我们在某几个和弦停留讨论,在某些段落我以画面形容:「让它飞走吧..」(如4:23”处) 当下Eric的吉他和我的声音,好像是配乐般,为这段气球所开始的旅程,合上最贴近的乐句。

就在那个午后,两个半小时内,我们从零开始,完成了这首歌的木吉他录音,只让直觉和情绪引导。录音结束后,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

深夜,当我戴上耳机准备录製vocal时,突然觉得呼吸好沈好沈,回忆把我吞蚀又将我捧着。想起下午看着MV中20年前的自己,现在的我,就对着当年那女孩唱歌。我告诉她:不急不急,慢慢的唱,轻轻的唱,深深的呼吸。

或许我永远回不去第一次录製这首歌时,那已经转凉的台北秋夜,那无惧又充满好奇的心境与状态,但现在我,知道我唱的已经不只是歌,是我和你们的人生交错,是追着梦的青春,是期待盛放的开始,而现在能轻轻地走着。

遗憾也很好;逝去都必然,
经历过的一切都会深深留住,
化成黑的白的红的黄的紫的绿的蓝的灰的,
你的我的他的她的大的小的圆的扁的,
好的坏的美的丑的新的旧的各种款式,
各种花色任你选择。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