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温暖[心] #温暖放大镜#//@丁香医生:我们将联合浙江省残疾人福利基金会送出一些无障碍通道。本条视频每转发一百次,我们就送出一个。

抱歉,视频无法播放,去看看其他视频

#所有人都需要无障碍设施#

你有带着沉重的行李箱、推着婴儿车上下楼梯的经历吗?或者腿脚受过伤吗?

如果,你没有,那你总会变老,不是吗?

年老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逐渐丧失身体机能的过程,年轻时不在乎的小坡小坎,有时可能会让你受重伤。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院李迪华教授在《「与人为敌」的人居环境》中曾提到他尊敬的前辈,就因五厘米的坎子摔倒,不能再从事自己挚爱的事业,很快就郁郁寡欢地去世了。

我们之所以提到这件事,是因为今天是国际残障人日。

根据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截至 2010 年,我国残障人总数约有 8502 万,而张姓居民有 8484 万:残障者数量和姓张的朋友一样多。

世界卫生组织数据也表明,残障人口占世界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左右;所以在街上见到的一百个人里,应该有十五个是残障者。

可是,生活中你认识的、见到的残障者有多少?

假设你是一个行动能力受损的轮椅使用者,今天有非去参加不可的线下活动,那么,你去参加活动的路上会遇到多少困难?

第一步,要走出家门,这需要你幸运地住在现代化的小区,而不是老旧小区,才能顺畅地坐电梯到一楼。

那么你接下来要面对的挑战是:怎么出去?电梯门口作为私人建筑出入口,往往会有两三阶楼梯作为缓冲带。

如果该小区是 2012 年《无障碍设计规范》颁布前所建造的,那么它很可能会没有无障碍缓坡让轮椅通行。

即使有无障碍缓坡存在,也请在使用之前仔细观察它的坡度大小与表面状况;如果该坡道陡峭、有缺陷、或者表面凹凸不平,那么贸然使用它可能会让你摔倒受伤甚至有生命危险。

2020 年初,残障权利倡导者小萍就从深圳市不合规的无障碍坡道而摔下轮椅、告别世界。

更好的情况是,假如你能够住在一个设计规范、人文关怀到位的高级小区,平安到达了城市道路,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轮椅要怎么通行?

虽然中国的城市各有特色,但城市道路设计有时却出奇一致的糟糕:凹凸不平的道路表面、极其狭窄的人行通道、被柱子/锁链拦住的人行道出入口、不合规的无障碍设施、突然出现的障碍物/危险。

2019 年,无障碍出行倡导者文军在考察无障碍出行路线的途中,摔下轮椅失去生命,罪魁祸首是大理市某骤然出现、没有任何警示和安全措施的下沉车库入口。

如果你能够幸运地越过数不清的障碍物,终于平安到达举办活动的地方,又有地方会让人犯难——不敢喝太多水。

毕竟有多少地方设有能够使用的无障碍卫生间呢?

以上可能只是行动能力被限制的残障者,在生活中所遇到的最普通的挑战之一。

现在,你知道自己数量最多的少数同胞,八千万中国残障者去哪里了吗?

对八千五百万的残障人士来说,无障碍设施就是他们的水、空气、通往独立与自由的道路。

然而,残障并不只是个人固定的身份,而是人类社会流动的局限性。

如果现在没有了眼镜,多少人会立马因近视而成为视力受损的「残障者」?

残障并不只「别人的」事情,也不仅是个人问题,而是一个由设计不周、制度缺憾所带来的社会问题。

残障并不是固定的疾病,而是人和社会流动的局限性。

所以,#所有人都需要无障碍设施#,这不是一句口号而已。

只要我们还会年老,就不得不面对人的局限性和脆弱性,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每个人都将会是残障者。

无障碍设施,不是「他们的事」,而是「我们的事」。老人、小孩、孕妇、病弱者 —— 每一个人,都会有需要使用无障碍设施的时刻。

不要等到年老的时候、受伤的时候、必须要拉行李或推婴儿车的时候,才意识到无障碍设施的重要性,而是现在就行动起来,一起打造一个创造一个如日本知名学者上野千鹤子所说的——「能够安心成为弱者的社会」,因为「强者不可能永远都是强者」。

无障碍设施的建造和改造是漫长的过程。

丁香医生决定也做一点小小的事,我们拍摄了一个关于残障者面临的障碍和完成心愿的故事,也将联合浙江省残疾人福利基金会送出一些无障碍通道。

本条视频每转发一百次,我们就送出一个通过 SQI 质检的临时坡道(580 元 / 个,1200mm*700mm)给浙江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截止至 12 月 5 日(00:00)。

这些通道并不能真正改变出行的困难,但至少可以在一些我们无法战胜台阶、缓坡的时候,发挥一点小小的作用。

但,我们最终的心愿是,不需要这些便携的无障碍通道,城市也不会险滩重重,挡住任何人自由行走的道路。#你见过最离谱的无障碍设施# http://t.cn/A6xN2UX9

3,217,005 Views
ñ1.1万
1227
2.8万

更多全球新闻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