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我花了那么多时间,无非又回到了出发之地,如此而已。 就是说,我34岁时又重新返回始发站,那么,以后该怎么办呢?首先应该做什么呢? 这用不着考虑,应该做什么,一开始就很清楚,其结论很早以前就如一块固体阴云,劈头盖脑地悬浮在我的头顶。问题不过是我下不了决心将其付诸实施,而日复一日地拖延下去。去海豚宾馆,那里即是始发站。

晚安,各位。#新周刊早晚安# 《青春的舞步》(日)村上春树 着,林少华 译,漓江出版社, 1991,图/Herman Curtain , 1983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