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改不了的。我们这代人依然保留着老派的情感。我们的一部分自我拒绝放手。这一部分自我仍然执着地想要相信我们每个人的内核中都着某种无法触及的东西。某种独一无无法转移的东西。我们必须放手,克丽西。

晚安,各位。#新周刊早晚安# 《克拉拉与太阳》(英)石黑一雄 着,宋佥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21-3,图/Walter Sickert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