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当做是熊的脚印,其实来自于古人类】20世纪70年代,人们在坦桑尼亚发现了一组脚印。过去几十年,人们一直以为这是熊的脚印。

近日,美国俄亥俄大学领导的一项研究表明,它可能属于古人类。相关研究结果http://t.cn/A6xj2PSJ 发表于《自然》。这一发现意味着在坦桑尼亚同一地点发现了三组已知的人类脚印。

目前还不清楚是哪个古人类留下了这些脚印。该研究作者表示,这些脚印与坦桑尼亚莱托里遗址的其他脚印不匹配,所以很可能是由不同的古人类留下的。如果这是真的,这将意味着两个古人类物种在同一时间共存于同一地区。

1976年,考古学家在莱托里一个称为A地点的地方挖掘时,发现了5个脚印。这些脚印是在软火山灰中留下的,随后这些火山灰硬化为岩石。考古学家认为,这些脚印是古人类留下的。然而,后来的研究表明,脚印实际上是由一只用后腿行走的熊留下的。

与此同时,研究人员在几公里之外的莱托里G地点发现了更多的脚印,而这些脚印肯定是古人类留下的。遗址G的这条小径长达24米,有三个人一起行走的脚印。

美国俄亥俄大学传统骨科医学院助理教授Ellison McNutt团队重新挖掘了遗址A的脚印。她认为,在当时认为该脚印是熊留下的假设非常合理,因为这些脚印看起来确实不同寻常。但其中的沉积物从未被彻底清除,所以脚印的真实形状不得而知。于是,McNutt团队彻底清洗了这些脚印,并对它们进行了3D扫描。

研究人员将A地点的足迹与人类、黑猩猩和美国黑熊的足迹进行了比较。McNutt说:“有很多因素能证明脚印明显属于古人类。例如,按比例脚印的大脚趾比第二脚趾大得多,这在古人类中可见,但在熊中没有。”

研究人员还认为,这些脚印与G遗址中的足迹并不匹配,因此该脚印是由另一种古人类留下的。例如,与G地点相比,A地点的个体足迹在长度上相对较宽。

McNutt表示,这脚印不是南方古猿阿法种留下的,肯定是南方古猿或类似的动物。她补充说,在非洲的其他地方,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多种古人类物种共存于同一地区,所以如果在莱托里也存在同样的情况也不足为奇。

意大利佩鲁贾大学Marco Cherin对此并不信服。“目前,我会非常谨慎地考虑在莱托里有两个人类足迹制造者的可能性。”

2016年,Cherin团队在莱托里遗址S地点描述了另外两条古人类足迹,虽然大小不同,但均被解释是由南方古猿阿法种留下的。Cherin认为,从大小和形状上看,A地点的足迹与S地点的并没有太大不同,这可能表明它们都是同一物种古人类留下的。

他强调了7月份发表的一项研究结论——要得到动物行走的可靠图像,必须收集20多个足迹。而在A地点只有五个足迹。http://t.cn/A6xj2PSi

更多科学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