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让我在成为PI后,与他‘划清界限’”】金瑜亮始终保持“open”的状态,这与印象中的理论物理学研究者不一样。

2021年10月5日,202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公布。其中一位获奖者是意大利理论物理学家乔治·帕里西,也是金瑜亮的博士后导师。当记者寻访未遂,而后决定“再赌一把”拨通金瑜亮的电话,邀请他解读此次诺奖并分享导师故事时,他的第一句话是“非常乐意!”。

金瑜亮的组会“随处可开”。一位熟悉他的行政工作人员说,路过咖啡间时,经常看到他与学生或是同事热烈地讨论问题。他的博士生李欣阳记得,以前组织团建时,导师“点子很多”,爬山、爬长城,还常带大家一起吃从未尝试过的外国菜系。

今年3月,39岁的金瑜亮正式成为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理论物理所)研究员。有趣的是,金瑜亮后来才发现,自己的科研风格被不同导师的不同风格潜移默化影响着。

金瑜亮遇到过比较“分裂”的两种风格,比如:在法国时的导师从不开组会,觉得“浪费时间”,而在美国时的导师雷打不动——每周五开组会。

当自己成为导师时,金瑜亮采取了“折中”的做法:“学生的课题平稳推进时,我们就不开组会。当他感觉遇到阻力了,进行不下去了,我们就开会整理一下思路,讨论问题的解决办法。这种思维的碰撞有助于产生灵感。”

不过,也有被他“抛弃”的风格。“帕里西是非常天才型的物理学家,他的思维很跳跃,有点‘天马行空’,我肯定学不来。”金瑜亮笑着说。

也有导师的话足以让他铭记一生。即将离开法国时,导师告诉金瑜亮,以后自己做课题负责人时,要在学术上与他“划清界限”。

金瑜亮很清楚导师的意图,“人是有一定惯性的,博士后及之前完成项目时,大多是被动的执行者。而当成为负责人时,研究什么问题、如何设计研究计划等由自己独立完成。越早培养科研的独立性,越有助于今后的发展。”全文:http://t.cn/A6XpqxUa

更多科学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