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莫多瓦不喜欢维果莫腾森拿他和特朗普比# 佩德罗·阿莫多瓦亲自回应,维果·莫腾森驳斥时任戛纳主竞赛单元评委会主席的柯南伯格“剥夺”阿莫多瓦金棕榈奖的说法。“话传着传着就变味儿了。我刚读完报道,我不认为维果是谈论此事的合适人选。他是我的朋友,但他的话让我感到震惊,我想他是在为他的导演大卫·柯南伯格辩护,使其免受自1999年以来一直跟随他的骂声吧,而我也不应该为此承担责任。

的确,几天前,我在西班牙《国家报》上说过,我那年凭借[关于我母亲的一切],是最接近赢得那该死的金棕榈奖的人。我指的是影评人和观众的热烈反应使然。事实上,当年我回到戛纳参加闭幕式时,法国《尼斯晨报》的头版称我是获奖者人选,并以较小的标题解释说这是参考了影评人和观众观感的预测。当时我已经知道金棕榈奖是颁给另一部电影的,电影节已经提醒过我,但我对即将获得的奖项神采飞扬,我觉得自己在梦中。

我从来没有评判过获奖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对这整件事情感到不安。因为在典礼结束后的聚会上,几位评委会成员来慰问我,他们为我没有得到金棕榈奖而道歉。我听着他们说话,无法回答,因为我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我非常高兴,我刚刚获得了最佳导演,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我知道这个电影节的游戏规则。1992年我是主竞赛单元评委会成员,2017年我是评委会主席。我同意主席的票并不比成员们的票更具意义这个事实。维果提到的那些谣言,多年来一直被媒体推波助澜。尤其是法国媒体把我描绘成一个只想赢得金棕榈奖的人,他们不知道他们错得有多离谱。在我导演和编剧的职业生涯中,我拿的奖比我梦里想的还要多。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艺术家。

维果最近的言论深深地困扰着我。他说了句‘这就像特朗普,当你一直在说一件事的时候,人们就会开始觉得这里面绝对有事,其实完全在胡说八道’。我拒绝与当前公共领域中最残暴的人物之一进行比较。应该来个人解释下,他这话里指的是谁以及什么事。反正肯定不是我,我觉得受到了侮辱。维果的另一句话也非常令人不快,‘佩德罗这样的伟大艺术家,怎么能整出这种无稽之谈’。

除了《国家报》的那篇文章外,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公开讨论这件事,下面是我的看法。这并不是说[欲望号快车]比[未来罪行]差,或[关于我母亲的一切]比[罗塞塔]好,我对它们都表示祝贺。我感谢戛纳电影节每年都带来令人难忘的片单,因为没有它们,生活将变得更加乏味。戛纳电影节是对作者电影最大的庆祝活动之一,每年都更变得有意义。我唯一感到遗憾的是,影节展出的影片需要这么长时间才能商业发行,而我这种耗神的谣言风波,却持续占用了重要议题的位置。”

更多娱乐新闻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