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 //@榴弹怕水://@南郭刘勃://@英雄何觅:马伯庸在马伯庸作品分析比赛中荣获第二名//@马伯庸:这篇论文我认认真真拜读了,方法论叹为观止,没想到还可以这么分析

一篇天大的学术论文《<长安十二时辰>对唐长安城市空间的当代重构 —— 一种文学制图的视角》,数字化展现的文学地图,很多名词看不懂(估计@马伯庸 自己也懵逼),但总体理解就是以历史考证为基础,以真实的古代地理空间为背景,展现文学作品的时空要素,从而分析作者的心态。马伯庸也别想着否认,俺们早都知道语文老师能解读出作者从没有的想法,文学作品从发表开始就不属于作者了,作者很多潜意识的确是“旁观者清”。比如以同样的数字可视化方式分析,唐传奇小说空间关系比较简单,各社会阶层流动基本在本阶层常呆的地点,贵族与平民界限分明,而马伯庸的《长安十二时辰》大范围流动,打破阶层性,串联了各个地区,反映了作者那颗不安分的心(原话是“作者有意打破权力控制”)。
不少术语看不懂,摘一些能看懂的:
即皇权的下移与平民的上移,进而再现了这种变动在时空上自西向东的具体表征,并通过人—地联系网络的计算展现了构造出此种结构的具体叙事手法。这种权力空间的安排反映了当代社会才有的空间流动性。如此,唐长安城市的地理背景设定、以当代的认知进行的空间重构,以及特殊编织的行文架构手法,使情节串联于一个大的线索背景下,引起时间、人物、地点的复杂互动,使得这部作品引人入胜。
散点图显示,光德坊和兴庆坊作为故事核心地点是热点,而平康坊作为信息集散点屡屡出出现,为何非要选平康坊呢?展现了小说作者@马伯庸 闷骚的心态。(这句是我编的)
唐传奇小说中,唐朝士人眼中的不同阶层的空间活动范围相对固定——皇室活动空间在兴庆宫、宫城、皇城之内,鲜有打破这个界限(并且整体对皇室的描摹及细节刻画较少);高官的活动空间与城市史研究所得的该阶层住宅范围较为吻合;僧侣活动范围与史料研究结果也近似,寺塔的建设都远离宫城,与“舍宅为寺”的历史现象吻合;平民活动范围则相对受限,远离权力中心。而《长安十二时辰》中,皇室人群的活动空间明显扩大并分散了,常活动于宫城与皇城之外……《长安十二时辰》作者写作时排除了原本唐代阶层等级观念的限制,基本没有限定人物的固定活动空间,或者说作者有意打破权力控制。图3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代人对古代皇权的真实可触可感的状况以及对于平民活动空间扩大的认知,有别于唐代知识分子的写作所体现的空间权力和等级观念。这样一种皇室权威空间下移、平民活动空间上移的视野,展现了小说作者的当代城市空间意识。
《长安十二时辰》的叙事空间虽然超脱于历史的固有框架,阶层的自由流动显然也已经打破了显性权力的桎梏,但每个个体的潜能成长仍然被深深嵌入权力结构之中,小说中关乎权力和自由复杂关系的深层内核仍然值得进一步探讨。
http://t.cn/A6J0tVQz

ñ4184
83
2267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