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CP或许是假的,但代拍赚的钱是真的】

你磕过的CP,为爱豆落过的泪,背后都藏着代拍冷漠的脸。

“越狠的人,才能赚到越多的钱。”前站姐兼代拍李文立告诉娱刺儿。李文立是在2017年前后第一次尝试做站姐的,那个时候她还在读大学,国内离遍地开站的盛况还很远,“也才刚有代拍。”她回忆道。

偶像频出的那几年,李文立去过一次大厂追星。“大厂的冬天真的很冷,但他们好像没感觉。”彼时的天气令李文立回忆起来还有些发抖,而代拍们会穿着羽绒服在大厂门口蹲一天,因为害怕镜头被冻坏,电池被冻没电,他们会把相机裹上保温布,等到有选手经过的时候再打开。

听到有聊天的声音靠近时,代拍才会打开相机准备拍摄,等到选手出现,除了尖叫和快门声,密密麻麻的闪光灯点亮了冬日,也点亮了代拍的希望。

令李文立印象最深的是第一轮淘汰赛之后的粉丝喊话。淘汰赛之后,被淘汰的选手会从宿舍出来,各自坐车离开。所有代拍、站姐和粉丝都等在门口,只为了拍到选手在大厂的最后一次露面。那次淘汰赛之后,她看见站在她前面的代拍,在门口的栏杆上贴好了灯牌,从包里拿出喇叭。

“这块灯牌会一直为你留着,我会一直喜欢你!”代拍的声音在她耳边炸开,也吸引了选手的注意。李文立看见被淘汰的选手朝灯牌的方向转过身,先是鞠了一躬,然后跟代拍挥了挥手,才走向停车的地方,没过一会儿,就看不见影子了。这位鞠躬的艺人并不知道,代拍等他离开之后,就把他的这块灯牌撕掉,赶紧换成别人的灯牌。

灯牌在粉丝眼中,是和艺人交流,让艺人看到粉丝心声的应援道具,但在代拍这里,只是引起艺人注意的拍摄道具。

“每次走过不一样的人,他们都能说得很感人,而且不带重样。换我确实喊不出来。”李文立除了感叹,还有些佩服,“或许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赚到钱吧。”

前代拍孙棠放弃成为职业代拍的原因更简单,脸皮不够厚。“有的艺人是不允许拍照的,”孙棠叹了一口气,告诉了娱刺儿她放弃的契机。

那是在一个地下停车场,代拍们蹲守在通道口和艺人车门附近,在艺人出现的一刻,她的耳边全是快门的声音。孙棠看到有人举着相机向艺人冲过去,然后被保镖用身体挡住,镜头也被按下,甚至被工作人员往外推,要求与艺人保持较远的距离。在这样明显是禁止拍摄的状态下,于是她关掉了相机,准备结束这场行程。

“但是有的人为了能挣到这笔钱,根本不在乎被人挡住。”孙棠看着刚刚还在旁边的代拍一拥而上,有一个代拍甚至故意骂保镖和艺人,借此激怒艺人,从而吸引艺人的注意力,这样他们就能拍到艺人的正脸照片。

她当时呆在了原地,“我真的做不到那样。”从那之后孙棠就明白,普通人是做不了代拍的,“能赚到钱的代拍,真的都是熊心豹子胆。”http://t.cn/A6xKr0Sw (作者:娱刺儿)

更多科技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