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不是想开点就能解决的# 【“4分钟确诊抑郁症,花了我2000大洋”】

“希望6”,是抑郁症患者小青所在的病友微信群。群里的400多位用户,都是小青的精神科医生李天成的患者。三个月前,工作刚满一年的小青被确诊为中度抑郁症。随后,她被李医生的助理拉进了这个群,让她关注医生坐诊时间与最新动态。

有“希望6”,当然还有“希望5”到“希望1”,这意味着这几年李医生接诊的抑郁症患者,已经接近3000人。“希望”群里,很难说有什么“希望”。回想起问诊的过程,小青只有失望——预约排号一周、到医院排队一个多小时后,医生的问诊时间仅为4分钟。

“你最近有持续的低落吗?睡眠质量怎么样?有自杀倾向吗?”几个简单的问题之后,医生递了一张体检单给她。 血常规、心电图、核磁共振,以及激素检查。抑郁症不是“心灵感冒”吗?为什么要抽血做心电?到窗口缴费的时候,小青的心里咯噔一下,总价近2000元,远远超出心理预算。更失落的是她从医生那里感受到的“冷漠”。整个问诊过程中,医生面无表情,几乎没有正视过她一眼。50元的专家号,竟然没换来一句关心。

另一个不信任感来源于“吃药”。在问诊之前,小青更想要的是“心理沟通”,而非药物治疗。

同样的问题也曾困扰着抑郁症患者雨轩。2019年年初,读研三的雨轩在导师的催促下,挂了精神科医生的号。“我的精神科医生真的太忙了,我都去问诊两三次了,他还是没认出我。”回忆起3年前初次在精神科挂号的经历,她感到备受打击。 对精神科医生“疗愈心灵”的期待,与现实中“问诊仓促”“检查费用贵”的落差,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寻求帮助的抑郁症患者感到困惑。在初次问诊之后,不少抑郁症患者感觉自己被抛到了更茫然的大海之中。

近年来,媒体关于抑郁症的科普越来越多,大众对抑郁症早已不再陌生。然而,从“何为抑郁症”到“抑郁症该如何诊疗之间”,仍存在一段不小的鸿沟和偏见。破除这段鸿沟,是抑郁症患者抵达希望的一小步,也是治疗中极其重要的一大步。http://t.cn/A6xKUEyz (作者:锐见Neweekly)

更多科技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