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是国内城市天花板吗#

#大城市更能容纳小众兴趣# 上海跟国内其他城市相比,对于年轻人有着越来越强的吸引力。有朋友说,现在很多从海外归来的人,会把上海作为首选的定居地,作为回国后的第一站。

巴黎高师社会学博士孙哲认为,人们喜欢上海,是因为它的现代性跟上了现代生活的脚步。

“我们已经感受到一种更有效率,更加尊重个体的生活,比如在很多的新的职场是非常尊重个体的,在很多创意型企业里,措施可以非常快地调试,很快地协作,人们预期城市也是这样的,应该有一种理性、有效的治理方式。但在城市中,城市的生活并没有很好地顺应人的这种需要,城市治理没有那么现代。很多城市并没有跟上,而上海只是跟得上,甚至在某些地方更超前了一些,大家就会觉得很舒服。”

孙哲表示,另外一点是生活的一面,作为一个后发国家或者改革开放以来才取得这么多成就的国家,我们对于生活感的感知是比较低的。在上海,我们在发展的基础上已经可以有很好的生活腔调。

我经常举的一个例子是,当我们看到东京一个人吃拉面,一个人看电影,会觉得这是东亚性,很宅,很自闭,但其实不是的,这是现代人的一种选择。现代人的生活是你有权利一个人吃拉面,有权利一个人看电影,这都是单身社会的特点,它是工业化或现代性产生的一种极端个体化的特点,现代化之后,大家慢慢都会产生这种感觉。

上海的便利,对于其他城市的人而言,虽然大家没有经历过,但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大家也希望能够生活在一个比较现代的城市当中。

上海的这种吸引人是作为商品的吸引人,它可以不断地去满足人们的物欲。现代性能够提供无尽的商品,创造了一个消费社会(consumption society)。我们不仅消费物,还消费景观和符号,梧桐大道变成一种可供消费的网红景观。那么,当我们在面对一种消费社会、无尽的物欲、更加精细化和光怪陆离的消费时,怎么样去击穿它?

我觉得最主要的一个解法是从消费社会变成一个创意社会(creative society)。在本雅明看来,消费社会的魔力就是“拱廊街计划”,拱廊街本身就是在赞美 shopping mall,它不会被风吹雨打,24小时都在营业,是一种完全的消费生活。而创意社会就是不把大城市看成是一个巨大的商品。

将消费生活变成一种创意生活的解法就是社区营造(community place making),我们要把一个城市还原成一个又一个有温度的社群、社区。这也是为什么我今天选在来到线下,因为我想在线下感知社群的存在。

击穿一个作为整体的消费都市的幻景,就是要把它分割成一个个创意社区(creative community)。我最近一直提的一个观点叫“趣缘社区(hobby community)”,比如骑自行车的社区、跑马拉松的社区。

重点是“兴趣(hobby)”这个词。我觉得大城市最能容纳的就是兴趣,这就是为什么脱口秀会变成一个都市文化(urban culture),是因为在小镇中的信息密度可能达不到脱口秀的话题浓度。

大城市的魔力就在于它可以让各种各样小众的兴趣都有容身之地,而不只是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所以我觉得未来的大都市,它不只是职业上的吸引人,而是它对兴趣爱好、对思想的包容度、宽容度,使得各式各样的人都能有立足之地,这个魔力才是人类作为一种共生关系的奇迹感。

人是通过一个社区去跟城市发生关系的。为什么我们对大都市又爱又恨,是因为我们消解了社区、村落的概念,我们忘记了村落,觉得这些跟城市没关系。但其实不是,我们可以在城市中重建社区。一旦想到我们可以通过一个社区跟一个城市发生关联的时候,我们看到城市就不是一个 3000 万人的城市,而是一个由一个又一个 150 人的社区组成的地方,你就会自然地感受到具体的记忆、具体的人。

找到自己的小的社区,不管是线上线下都能通过自己的兴趣去结识新的人,去跟这个城市发生更具体的关系,而不只是消费的关系。http://t.cn/A6JEKnVQ (作者:青年志Youthology)

更多科技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