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夜聊天室# 【多少“社牛”,到处伪装“社恐”】

太宰治在《人间失格》中写道:“我一向竭力回避人与人之间的摩擦,害怕卷入那样的漩涡之中。”如今,太宰治描述的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了。这当中,大多是年轻人,他们为自己的行为打上了一个标签——“社恐”。

“社恐”是“社交恐惧症”的简称,指行为主体不敢进行面对面的社会交往。换言之,这个群体在进行正常的社会交往时会感到有压力、不自在,并且无法以正常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和态度。而这种趋于回避与退缩的心理状态,也多见于在手机媒介环境下成长的个体。

哲学家叔本华说,生活在社交人群中的人们必然被要求相互迁就和忍让,社交聚会不可避免地伴随着拘谨、掣肘。叶佳璇和胡翰通过主观调整,让那些曾经难以接受的状态向好的方向发展。实际上,大多数声称自己“社恐”的人和他们一样,担心的其实是对社交的焦虑,在情绪得到一定舒缓之后,生活会发生极大的改观。

在医学的界定中,“社恐”算是恐惧症的一种亚型病症。对于人这种社会性动物来说,完全的病理意义上的“社恐”,存在的可能性并不大。之所以会出现如今“社恐”泛滥的情形,与当下的信息承载方式和沟通场景的变化有很大的关联。

比起传统的身体在场,人们越来越倾向于用线上的手段来完成社交。虽然便捷性大大提高,但由于注意力的缺失和情感互动的减少,社交对于人们的意义也不一样了。日本学者中野收在《现代人的信息行为》一书中研究过电视媒介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的社交。他提出“容器人”的概念:现代人的内心类似一种“罐装”的容器,孤立且封闭,为了摆脱孤独状态,人们希望与他人接触。但在社交过程中,只是内心的容器外壁相互碰撞,任何一方都无法深入对方的内心世界。http://t.cn/A6iv4mr9 (作者:新周刊)

更多科技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