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品:秀禾服

结婚不久我就怀孕了。我以为我们的生活会变,以为他会变成熟一些。
他真的太自卑,在亲密关系里又有很强的控制欲。因为一些小事,比如我爱打光脚(家里有地毯),他大声训斥我,我觉得不用穿鞋。训斥几声之后,我没有听话。
深冬的凌晨,他把我关到家门外。事出突然,我没有穿外套,没有带手机没有带现金。孕妇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也一样,一贯强势的我竟然蹲在门口开始哭。我没想到我也有这么落魄的一天。
只要我说可能我们不合适,他就拿手钳住我的手臂,让我不得动弹。这样僵持一晚上,不准我睡觉,只要我闭眼睛他就把我弄醒。直到天亮,他就发短信请假不上班,继续钳住我直到我改口说“我们一定要一生在一起”。
去金牛区妇幼保健院做打胎手术的时候,我都很坚决。这世界上那么多人都做了这个手术。躺在手术台上,全身麻醉之前,脱下的尿不湿上面我看到了一个很小很小的透明的东西,医生说:“没事哈妹妹,是娃娃流出来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在病床上醒来。
我的人生也该醒了。
想为自己活一次。
至于他,三十好几了,不上班也不努力,且去打一辈子游戏吧。

全站最新消息

d